日照网站建设:继父全家把我妈当瘟疫赶出门,远嫁的我连夜赶回老家

大家好,我是牙叔。

今天的这个故事中的妈妈一辈子怕麻烦别人,一心为子女思量,不惜委屈自己,换来的却是被继子一家当成“瘟疫”阻隔在了门外!幸好关键时刻,有人进场为她撑腰!

01

我叫陈橙,1989年出生在江苏宜兴。爸爸在我两岁的时刻因病去世了,妈妈刘青独自一人将我抚育长大。妈妈是宜兴一所小学的语文先生,身世崎岖,是养父母从地里捡回来的。

爸爸不在以后,许多人给妈妈先容工具,其中不乏条件优异的,但都被她逐一拒绝了。不用说,就是怕我这个宝贝女儿受半点委屈。

2007年,我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学,总算长大成人。去北京上学之前,我以为妈妈这么多年,十分不易,便伙同妈妈的密友尽力游说妈妈再找一个伴儿,这样我离家修业,妈妈也有个寄托。

在我们的激励下,妈妈总算向前迈了一步,经人先容,她认识了开药店的唐伯,并于半年之后领证娶亲,那年我妈40岁。

婚后,妈妈住进了唐伯家,与唐伯的儿子唐庸、儿媳林华住在一起。唐庸是医院的救护车司机,林华是医院的护士。

每次,我与妈妈通电话领会情形。妈妈总说她很好,要我放心学习。可事实上,妈妈过得并欠好。

2009年春节,我兴冲冲回家,火车站出口,一眼就瞧见了人群中翘首以待的妈妈。她瘦了许多,脸上的兴奋也掩饰不住倦色,眼窝深陷,一脸憔悴。

我问她:“你这是怎么了,那里不舒服吗?”她只说:“没事没事,快走,我给你准备了很多多少你爱吃的。”

坐了一晚上的车,我饥肠辘辘,听到吃的,心情也雀跃起来,就没把妈妈的异常当回事。

(每次妈妈接我时,总帮我拿行李又提菜)

回到家,唐伯正在摒挡桌子,摆碗筷,我们虚心地相互打了个招呼。

那时,唐伯的儿媳林华在11月刚得了个闺女,已有一个多月大,取名玉玉。与唐伯语言的间隙,我看妈妈一直忙前忙后,只见她用托盘装了两荤两素四个菜,仔细把内里的生姜、葱挑了出来,又盛了一碗汤,端着就往楼上走,说是给坐月子的嫂子送饭。

我也跟了上去,想着先跟林华打个招呼比较好。刚走到门口,就闻声林华很大声音地埋怨道:“说你多少次了,进我的门要带口罩,带口罩,你是不是成心的?”

妈妈战战兢兢又略带讨好地回她:“下次记得了,下次记得了!”我站在门外,五味杂陈,蹑手蹑脚地下了楼。

在家住了十天,我就回学校了。回去的那天,妈妈送我去火车站,同样是那条来时的路,我却心情沉重。

我问妈妈:“他们对你是不是欠好?她平时也是这么凶你?”妈妈连连摆手否认:“哪能呢?你唐伯挺好的。林华就谁人脾性,她妈走得早,也不容易。”

发表评论
sunbet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