嘉兴房屋出租:贵州5名高薪引进医生相继告退,面临巨额赔偿

提起50万元违约金,从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人民医院告退的赖铁强眼眶通红。

2017年,毕节市七星关区启动了人才引进事情,高薪引进的专业技术岗位包罗急诊医学、内科学、外科学、肿瘤学、妇产科学、影像医学与核医学等。但一年时间左右,包罗赖铁强在内,徐睿、谢蒙伟、胡春兰、阎鹏等5名医生先后告退。经当地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,及法院审讯,这几名去职医生都输了讼事,被要求赔偿50万元违约金,并被法院强制执行。

现在,几位医生对条约及讯断效果“不平”,已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。

短短时间,高薪引进的多名医生为何纷纷出走?高额的违约金又是否合理?记者对此进行了观察。

多名高薪引进医生先后告退,面临巨额赔偿

2017年10月,赖铁强从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被引进到七星关区人民医院,担任放射科主任。他的职称为主治医师,在医院的税前年薪为50万元。医院条约显示,若转为副主任医师,税前月薪则为每月6万元,云云待遇在当地堪称高薪。

跟医院签条约时,赖铁强并没有太关注违约金的相关条款,“医院说这是花样条约,专家们都一样,我就签了”。

2018年6月尾,赖铁强以“离家太远,小孩老人需要照顾,本人身体欠好”为由,向七星关区人民医院提出告退。不久,他便收到法院传票,得知医院要索赔50万元违约金,他才意识到出了大事。赖铁强也曾向医院示意能否回去,对方回答“缘分已尽,按执法走”。

2019年7月26日,收到七星关区人民法院的强制执行通知书后,畏惧成为“老赖”的赖铁强四处凑钱,向新单元借了26万元后才还清违约金。

在赖铁强之前告退的引进医生徐睿,也面临“没挣若干却赔不少”的逆境。

2017年5月,徐睿从贵州省人民医院来到七星关区人民医院,担任放射科主任,仅在这家医院事情两个月后便告退脱离。几回诉讼中,徐睿咨询、约请状师破费十余万元,支付违约金“亲戚也帮了许多”。

被强制执行前,徐睿找医院“息争”,询问能否回去上班,或分期付款,院向导告诉他,“和你没仇,但开了口子其他去职的医生都分期怎么办?”

同样从这家医院去职的引进医生另有谢蒙伟、胡春兰,他们都来自贵航三〇〇医院。2017年3月,谢蒙伟到七星关区人民医院报到,担任心血管内科主任,2018年6月他告退脱离医院。

对回到贵航三〇〇医院心内科的谢蒙伟而言,心理困扰远比不上经济压力,现在的他,除房贷、车贷外,还背上了支付违约金的贷款。

“我走得晚,也听说他们收到仲裁委员会寄来的传票,但照样告退了,在那里对照压制。”2017年12月,胡春兰从贵阳来到七星关区人民医院,担任心血管内科副主任,2018年9月告退脱离。

发表评论
sunbet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